财新传媒
2010年04月29日 10:18

高人权才有高增长

以下是我在某论坛的首次发言。

诸位,

感谢秋风在2004年邀请我参与,我当时婉拒了,是我的损失。没有想到今天它已经有这么大的规模。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不少老朋友,很荣幸能加入讨论,请大家多指教­。

下面我就秋风的文章《反思比较优势战略,打开弱者上升之门》(见这里)作简要评论。

相对优势,本身是一个原理,一条经济规律,遵守这条规律办事,就能提高效率,达到双赢和多赢。

所谓“相对优势策略”——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样的策略,尽管有学者有用这个词儿的——充其量就是指“应该按规律办事”。

如果政府想“按规律办事”,那么我们顶多可以批评说,政府由于自身的无能,达不到它想达到的目标。......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31日 13:34

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是贱卖中国

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是贱卖中国

你可以摆出你汇率观点的理据,但不要说你特别关心穷人,经济学上不存在这种理由,何况你的反对者也同样关心穷人。

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是贱卖中国

薛兆丰 

2010年3月30日

张五常教授(http://sinaurl.cn/hHiIB)说人民币升值反映了中国生产力急升,又说升值对穷人不利,那是否要把人民币贬回 11 元以上才符合改革原意?他说若自由浮动,人民币会贬值,那何不主张自由浮动,却咬定不能升值?

我认为他自2003年来的汇率观点从未说圆过。

如果强行让货币贬值就能帮穷人,那国家脱贫岂不是易如反掌?如果出口多就是对国家有利,那把人民币贬到100元兑1美元,整个中国就能连人带马,一夜之间出口贱卖给美国。这......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15日 12:46

择优录取和按贫资助应该分开执行

Posted on Friday, March 12, 2010 at 5:52 pm

既不让贫穷的孩子因没钱而上不起学,也不让较优的孩子因不够穷而落榜。如果混淆了高教“择优录取”和“按贫资助”的两个独立的原则,那么结果将是对优质考生的歧视和教育质量的下降。

择优录取和按贫资助应该分开执行

薛兆丰

2010年3月15日《经济观察报》

两会期间,凤凰卫视的主持人闾丘露薇请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和复旦大学的葛建雄谈高考,他们都反对加分和面试。三人不约而同地认为,在中国现阶段,高考绝对是最公平的选拔方法,因为让穷困子弟还有点希望。

我反对这种观点,因为它混淆了高等教育“择优录取”和“按贫资助”的两个独立的原则,结果将......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21日 16:25

个人选择与公共选择

公共经济政策应该尽量听取和顺应民意,这一观念几乎为全社会一致接受,并往往被视为不证自明的公理。本文将解释这一观念的缺陷,解释个人选择与公共选择之间必然存在的质的差别,从而主张应该尽量把决策交给市场交易,而不是交给公共舆论来定夺。

个人选择与公共选择

薛兆丰

【注:2009年11月19日,我在北京大学举办题为“个人选择与公共选择:从经济政策到司法程序”的讲座。本文是该讲座的主要部分。另外,“陪审团制度”的经济分析,则将见于我待发表的“习惯法与成文法的比较”。】

公共经济政策应该尽量听取和顺应民意,这一观念几乎为全社会一致接受,并往往被视为不证自明的公理。本文将解释这一观念的缺陷,解......

阅读全文>>
2010年02月07日 09:51

火车票低价造成了举国浪费

十年前我开始不断撰文解释,要治理春运综合症,即乘客长时间排队、黄牛党猖獗和火车站大混乱等关联现象,有一个办法,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火车票充分提价。十年来,这个建议只在小范围内得到重视和讨论。今天,我的观点没有改变。春运现象是学习价格理论和研究公共政策的优良范本,值得每一位对经济、舆论、政策等领域感兴趣的朋友深思。

春运综合症的核心,是其内在的经济机制。说来简单,不难理解,只是很容易忘记。任何商品,因为人们的需求没有止境,所以只要价格过低,就会出现短缺。消除短缺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价格提到足够高。

要强调的是,任何商品均如此。人们常有鸵鸟心态,在讨论价格的时候,会说那些正在触动他们......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9日 11:59

政府卖地消除楼市泡沫

坊间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房地产市场,由于政府大量卖地赚钱,所以推高了房价,并制造了楼市泡沫。这种观点是错的。恰恰相反,假如政府不卖地,不从卖地中挣钱,房价反而会进一步剧增;政府卖地本身,其实直接推低而不是抬高了房价。

政府在房地产市场取得的巨额财政收入,常常被误解为居民住房成本增高的根源。其实不然。道理很简单。你意外捡了颗钻石,假如市场上最高出价是100万,那么它就能卖100万。即使你把钻石赠送给中介商,它最终也还是卖100万。也就是说,即使政府把土地送出去,按身份证号码摇奖,随机送给国民,最终购房者支付的房价也不会因此下跌。这是经济学的供求规律。让我分八点逐层简述。

......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9日 11:59

从庞士骗局到合法集资

关于吴英行为(参见这里)是否有罪,我在昨天给朋友的信中写道:

我给出了我的标准了:合理集资与庞氏骗局的基本区别,在于举债人有否刻意、反复、系统地向放贷人谎报其盈利能力。或者,用另外一个标准:还款究竟是来自经营的盈利,还是来自新的举债。这当然有程度的问题,但靠400%的利息的举债来维持还款,不能说吴英经营有方吧。 今天浏览维基,其“庞士骗局”条目说得清楚: 庞士骗局就是靠投资者或后继投资者的钱来还钱,而不是靠实际盈利来还钱的运作。它通常靠别人所不能的回报来吸引新的投资者,而这些回报通常是短期还款,它要么高得不正常,要么就是一以贯之得不正常。这种生生不息的回报需要不断增长的现金流来维持。

这种系统注......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9日 11:58

爱市场就不能放了吴英

首先我主张放吴英一条生路(案情细节参见这里)。手上没有人命,只是涉及财务,区区数亿,不及某些毋需丧命的贪官涉案金额的零头,何况连麦道夫都不至于死。年纪轻轻,让她活下来吧!是的,我动的是人道理由。我没有说美国的法律可以适用于中国。有些人坚决认为吴英就是该死,我说这些人内心凶悍未开化。

然而,我认为吴英有罪。有些人本着支持民间融资的立场,要为吴英洗雪清白。例如秋风就大谈什么“贫富分化、企业家精神、虚假繁荣、深厚的中国传统根底(见这里)”,这毫不靠谱,是无限上纲,大而无当。

在讨论案情时,不应该忙着站队,而应该搞清楚事实,看事实是否违法;如果违法,那再看量刑是否适当;如果适当,那再看是否......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9日 11:58

请转发所有房市经济学家

据报道,经济学家华生建议,对第二套房持有者征收特别消费税,而对于开发商们则征收暴利税(见这里)。

“短期内解决高房价问题,可以从税收改革上实行下刀。”华生建议说,中国改革的特点都是在增量上下工夫,可以首先对第二套房持有者征收特别消费税。对于持有两套房,但出于改善型目的的消费者,可以先征税,待其卖出其中一套房子后,再给予退税。对于号称没有多少利润却始终雄踞财富榜前列的开发商们,华生则建议,征收暴利税,税收依据为开发商楼面地价与拍卖土地的售价差额。 我在新浪微博上说: 政府向买房者征税,和向开发商征税,效果是一样的,即以第三者的身份强占住房面积。原来一百万能买三室的,征收“特别消费税”和“暴利税”......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9日 11:57

什么才叫黑社会

我在2006年接受《南方人物周刊》的采访时回答,对中国最大担心之一是出现“黑社会化”的问题。今年初,我再次谈到这个问题,说“官商长期不分,其中牵扯巨大商业利益,又无法明白的法规来规范,结果就是发展了潜规则。”见这里。

最近关于“黑社会”的消息一下子多起来。有组织犯罪,还不是黑社会。很有组织,组织很庞大,也还是个犯罪集团,顶多是恐怖组织,好像拉登。但拉登不叫黑社会。那什么才是黑社会?

我想到一个定义,不太满意,但姑且说说。那就是不仅是有组织的,有企业运作规模的,而且是黑白互补的,才叫黑社会。既从事正当行业,又从事违法行业,两者互为依存,互为掩护,这样才叫黑社会,这样才是我当时心目中的要指......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9日 11:57

人不应比牛有更大的屁权

据《泰晤士报》报道(见这里),英国的“气候主管(Climate Chief)”史登爵士(Lord Stern of Brentford)说:“肉类的生产浪费大量水资源,而且产生大量温室气体,对世界资源形成巨大压力。素食更加可取( “Meat is a wasteful use of water and creates a lot of greenhouse gases. It puts enormous pressure on the world’s resources. A vegetarian diet is better.” )。”

牛吃草放屁,甲烷影响了气候。难道人直接吃草,放屁就不影响气候?哥本哈根应该将胡闹进行到底,高调亮出“人畜共勉,节制放屁”的纲领。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9日 11:55

从萨缪尔森看经济学局限

从萨缪尔森看经济学局限

萨缪尔森(Paul A. Samuelson)昨日与世长辞。愿他老人家安息!

我相信很少人可以像 David Henderson 那样声称自己从来未为萨缪尔森的教科书所倾倒(见这里)。其原因想必是他入门有更好的老师阿尔钦(Armen A. Alchian)了。我自己曾经读过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中英文版多次,当时感到深深折服,在波普尔(Sir Karl Popper )著作的共同作用下,在经济学上有意识地靠左超过半年时间。改变我的是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著作,但那是题外话了。

萨缪尔森固然聪明(他的教科书如水般清澈),固然渊博(Arnold Kling 所学的奥地利学派资本理论是他亲自传授的——见这里),固然具有独创性(他在二战结束前写的博士论文奠定了现代......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9日 11:54

节制资本应从哪里抓起

某公共知识分子主张“节制资本”,引来两位朋友反唇相讥,反驳为什么不先“节制脸蛋”和“节制鸡巴”。我想起十年前朋友的一篇短文,嘲笑的是深圳人大“把游戏机彻底清出深圳”的动议。三篇匕首供主张“节制资本”的朋友参考。

昨天朋友“因左而笨”写道:

最近在某国,很多影视女明星的丑闻被揭发,原来她们都曾被广电总局领导“潜规则”过。她们靠漂亮脸蛋挤掉了别人的演出机会,从而致富,令人生气。于是,有知识分子上书,要求朝廷加强监管,不能助长歪风。报告的名字叫《节制脸蛋》,倡议要监管女演员,其中有这样一段:“不错,通常情况下,确实是权力在腐蚀女演员,但很多时候,也是女演员在主动收买官员。这一事实已经证明,......
阅读全文>>